成瘾、致郁、要人命,家长群疯传的“聪明药”千万别碰

这样的诱惑,谁会不动心。

几颗“神药”下肚,据说就能抵上无数辅导班,成绩飞速提高……

《新京报》最近一篇报道中,出现了一种叫做“聪明药”的药物。

新京报调查发现,学生群体是“聪明药”的重要用药人群 / 《新京报》

高三女学生田静(化名)在母亲要求下,服下这种“聪明药“。

听话的她,虽然不知道母亲递过来的药片究竟是什么,但还是吞下去了。

服药后,她的学习状态确实有提升,课堂专注度提高,之前无法静下心来完成的题目,如今课后练习一下,就学会了。

吃药两个多月后,原本班级排名跌出前十的田静,成绩再次名列前茅。

但她不知道,自己正被一步步推向危险。

掉发、失眠、焦虑随之而来,停药后状态反而更差,头疼、看不进书,从前温和的她也变得暴躁,因母亲拒绝她再服药而和家人大吵。

她开始自行通过网络找药,不慎遇见无良卖家,将“摇头丸”当做“聪明药”卖给了她,服药成瘾,剂量越来越大。

高考结束后,田静母亲无奈只能将女儿带去了医院。

不知母亲看到女儿的状态有多后悔,但可以肯定的是,像田静母亲这样为孩子成绩提高无所不用其极的家长,早就不罕见了。

家长群里疯传的“聪明药”,正在悄悄伤害无数孩子。

-1-

“聪明药“成风

危害众多学生

只要孩子能变聪明,成绩提高,不少家长愿意冒各种风险给孩子吃“聪明药”。

《武汉晚报》的采访中,男生秦舞阳(化名)的父亲就打起了这样的主意。

中考前夕,他为儿子准备好“聪明药”,希望能帮儿子集中注意力学习。

药物似乎起了作用,秦舞阳的中考成绩比平时高了一些。

面临高三升学压力,尝到甜头的秦舞阳将希望都寄托到“聪明药”上,主动要求爸爸再给他一些药。

爸爸为此搜罗了各种渠道,按时送到儿子嘴里。

和田静一样,“聪明药”带来表面专注力和高效率的同时,也给他带来了烦躁和身体上的不适,时常感到恶心,所幸高考顺利过关。

上大学后,秦舞阳的学习压力不减反增,他开始通过各种渠道自己购买“聪明药”,变得愈发暴躁,失眠和低落情绪也如影随形。

此时才意识到严重性的父亲急忙带儿子去医院,而秦舞阳已经每天服用“聪明药”1-3片近半年,被确诊为药物成瘾,伴随情绪及睡眠障碍。

不止中国,“聪明药”早已在世界范围内泛滥。

艾美仕市场研究公司曾发布报告,2007-2012年间,医生开给美国儿童的多动症药物处方量增加了26%,2012年达到了2100万份,巨大增量背后,暗藏药物滥用。

据医生和就读于全美15所高分中学的学生估测,滥用药物的学生约占总数的15%-40%。

美国孩子广泛服用一种叫阿得拉的“聪明药” /  Netflix纪录片《药瘾》

一位美国学生说,她身边几乎每个人都在服用“聪明药”。

不吃药,就会被同龄人抛下。

“聪明药”成风,已经不是秘密 /  Netflix纪录片《药瘾》

“聪明药”甚至成为了完美学生的标配。

可以让每天的时间多出两倍半,兼顾玩和学习。

看到朋友相继服用“聪明药”,许多学生也按捺不住了。

学生跟风服药  /  Netflix纪录片《药瘾》

“突然,我可以集中精神了,书写都变得更工整。”

“大脑活跃起来了,身体也有活力了。”

“我可以把精力集中在某些东西上,并彻底忽视其他一切事物。”

在学生们口中,这种“聪明药”异常神奇。

美国某医疗机构针对616名常春藤盟校生的调查显示,69%的学生为赶论文至少服用过一次“聪明药”,66%的学生在期末考试前夕服用。

服用“聪明药”,甚至已经成为美国的一种校园文化。

-2-

“聪明药“会成瘾、致郁

大量滥用甚至可能致死

被吹嘘的如此神奇,“聪明药”究竟是何方神圣?

无论是美国风靡的阿德拉还是中国学生服用的利他林,这些“聪明药”的本质都是一种兴奋剂。

利他林的主要成分是哌醋甲酯,这种成分可以加快大脑中多巴胺和去甲肾上腺素的分泌,提高大脑自我约束力,增强注意力。

正因如此,利他林原本在临床上是用于治疗儿童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D-HD)和嗜睡症的。

利他林实际用于多动症等治疗 / 新闻直播间

即使用于治疗,中国对于利他林的管控也十分严格。

它被卫生部列入第一类精神药品名单,只能在精神专科医院开到。

“聪明药”易成瘾

管控如此严格,是因为利他林的作用原理与冰毒的主要成分苯丙胺非常类似,长期大剂量服用会产生依赖性及成瘾风险,尤其是作为高剂量休闲使用时,危害不亚于毒品。

尽管刚开始服用可能不会出现异常,可一旦服用者情绪低落,就会开始想念服药的感觉。

长期下去,刚开始的服药剂量已远远不能满足服用者的需求,成瘾者不知不觉就会加大剂量,还会达到不吃药就无法正常工作的程度。

长期服用“聪明药”,会造成严重的药物依赖 / Netflix纪录片《药瘾》

药瘾有多大,停药后的戒断反应就有多难受。

美国Ashwood Recovery一项数据甚至显示,非治疗必要服用“聪明药”的大学生,在12个月内吸食大麻的可能性增加3倍,吸食可卡因的可能性增加8倍。

“聪明药”会引起焦虑、精神异常

由于利他林和其他哌醋甲酯类药物属于兴奋剂,如果服药者本身属于焦虑、易激惹的状态,反而会更容易产生焦虑,更容易激惹。

长期滥用,甚至会导致精神病。

“聪明药”还容易引发身份认同危机,服药前后两种状态的反差,会让服药者产生怀疑:

“吃药后自我感觉良好的我,和没吃药时无能的我,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我?”

“聪明药”让服用者产生身份认同危机 / Netflix纪录片《药瘾》

“聪明药”可能致死

更可怕的是,服用利他林等用于治疗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D-HD)的药物可能会致死。

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甚至发布通告称,因其增加用药者死亡风险的可能性,应给该药品说明书上加黑框警告。

在1999-2003年间使用该药品治疗的病人中,就有因滥用ADHD药品致死的案例。

对药物成瘾后,大剂量滥用,也增加了死亡风险。

-3-

不惜用非法手段获取的“聪明药”

并不会让人变聪明

被列为“第一类精神药品”的利他林,危害大、成瘾性强。

和利他林同属第一类精神药品的,还有冰毒(去氧麻黄碱)、安眠酮(甲喹酮)。

第一类精神药品名单(部分) / 卫生部精神药品临床应用指导原则

这样严加管控的药品,自然是处方药,没有医生开具的处方,是无法在医院拿到利他林的,普通药店更没有这种药。

2005年,卫生部印发了《医疗机构麻醉药品、第一类精神药品管理规定》,里面详细注明了“严防麻醉药品、第一类精神药品流入非法渠道”。

但即便遭禁,买到“聪明药”,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

社交论坛、电商平台,甚至家长群,总能发现“聪明药”的身影。

更有一些不法商家,使出“挂羊头卖狗肉”的伎俩,以此躲避审查。

贴出其他商品的信息,实际发的却是“聪明药”的货。

“我有4家店,都是因为直接挂出利他林被查封。”

而这些商家的进货渠道,多以“海外进口”为主。

一个在网上售卖利他林的药贩称,利他林有多个产地,大都是海外。

某位出售“聪明药”的商家介绍,自己出售的“聪明药”就是进口货,散装,13元一粒。

无论进货渠道是哪里,这些卖家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和《药品管理法》。

那用非法渠道,铤而走险获得的“聪明药”,真的有用吗?

有研究者做了实验:给一组被试服用“聪明药”,另一组被试服用无任何药物作用的安慰剂,然后对两组被试进行一系列相同的测验。

结果发现,服用了“聪明药”的人会明显觉得自我感觉良好,但在对学习的提升方面与没有药物作用的安慰剂并无区别。

“聪明药”对学习提升基本无用 / Netflix纪录片《药瘾》

宾夕法尼亚大学研究人员2013年的一项研究也有同样结果,服用阿得拉无法提高知识水平,对认知改善几乎没有帮助。

与其服药追求这种虚假的自信心提升,倒不如做一些对自己有实质性提升的事。

做一些躯体运动、体育锻炼等放松性活动,能更好地帮助调节身心,比药物安全得多。

“聪明药”祸害万千学生,可怕的是,正是孩子父母,亲手喂他们吃下毒药。

冒着牺牲孩子健康的风险,来成全高考分数,无异于饮鸩止渴,爱子的结果却是害子。

比起把希望寄托在药物上,转变学习思路与方法,提高效率才是正道。​​​​

转载请保留出处!:精品信息聚合网--只聚合精品信息 » 成瘾、致郁、要人命,家长群疯传的“聪明药”千万别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