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兰讲脑科学:孩子不是赢在起跑线,而是赢在转折点

洪兰讲脑科学:孩子不是赢在起跑线,而是赢在转折点

本文为洪兰教授于南怀瑾学术研究会主办的南怀瑾先生逝世五周年纪念会上的学术报告《大脑与人生:造命者天,立命者我》文字记录之一(有节选)。

各位好,今天很荣幸来分享主题“造命者天,立命者我”,看看大脑的机制是如何运作的。

我相信各位做老师的一定有学生来跟你讲:“老师,他害我生气,他害我怎样……”,我们跟学生说:“没有人害你,是你害你自己,因为你的大脑是操纵在你的手上。

那么我先跟各位看一下,我们每个人都有这四个脑叶——前脑、顶叶、颞叶、枕叶还有小脑。

这里面,黄色的前脑是最重要的,叫做总裁脑。我们的计划策略,情绪控制,都是前脑;前脑受伤,人格会改变。

各位知道在家里有帕金森症的人或者是阿尔兹海默症的人,照顾他,给他吃,给他喝,不是最辛苦的,辛苦的地方是在于他的人格改变,外表是他、声音是他,里面住的人不是他了,所以前脑非常重要的。

那么这边是我们的听觉皮质(蓝色-颞叶),也是不能够受伤,因为人有沟通的需求。

我们大部分人是不会手语的,而且中文的特点是不能独存,因为中文是声调语言,四声不在嘴型上。

各位可以看我的嘴巴,“爸爸看报纸吃包子”,这个“报纸”和“包子”是同一个嘴型,所以如果你四声抓不准,人家不知道你在讲什么,所以听力是很重要的。

另外,眼睛在前面,这边绿色的是视觉皮质后脑(枕叶)。眼睛是好的,这里坏了,那你也看不见了。所以大脑是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受伤的。

那么我今天想让各位看呢,就是在我念书时候的生物教条,现在已经推翻了。

过去说,大脑定型了就不能改变,神经细胞死了不能再生。

跟各位讲,现在这个都推翻了。我们在大脑里看到,大脑是一直不停地因为外界的需求,改变里面的神经分配,然后大脑管记忆的区域海马回会神经再生。

所以各位看这个橘色的,形状像海马的,这里叫做海马回是管记忆的地方。海马回坏掉,会有失忆症、阿尔兹海默症。

那么海马回的横切面是这块叫做Dendate gyrus,齿状回,那个新长出来的神经细胞从这边移到它要的地方去。

有个89岁的老人家,这个老人家有鼻咽癌,治疗他的时候需要打放射性的水去追踪癌细胞的扩散。

这个水注射下去的三天,老人家过世了。请他的家属把大脑捐献来做解剖,我们就看到在齿轮回的地方,这个神经细胞是发亮的,表示它是注射了放射性的水以后,才出生的新的神经细胞。

所以1998年的实验在医学上非常重要,推翻了在1906年得过诺贝尔奖的神经学祖师爷卡哈(Ramon y Cajal)在1913年的时候说:“大脑定型以后不能改变,神经细胞死了不能再生”的话。

但这个理论最重要的还是在教育上,我们看到“没有输在起跑点”这句话,这句话是个广告词,是没有任何实验证据。

各位知道中国有一句话叫“大器晚成”现在你会,我还不会,可等到我会了,做得跟你一样好,还说不定比你更好。

爱迪生、爱因斯坦、王阳明都是大器晚成的人,各位知道,王阳明到五岁才会说话的。

我们的人生是一场马拉松,我们要孩子走到终点的,没有输在起跑点这句话。

所以我们说“成功的人是赢在转折点,不是赢在起跑点。”各位出了社会可能都体会到这件事了。

另外在大脑里看到,大脑是跟环境互动的产物,没有“三岁定终身”,不要叫你的孩子去抓周,那个没有用的。

各位看,大脑如果这样子切的,这块就是我们的运动皮质区。

我们身体里面,凡是会动的地方,在这里有表征,包括舌头、下巴、嘴唇、手、身体然后这边是脚,各位注意,图上的手就跟外面一模一样的排列——大拇指、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拇指,所以你看这是猴子的五个手指头,上面是运动皮质区,管手的地方。

图中的1就是管大拇指,2就是管食指,3就是管中指。通通找到地方以后,把它的中指的脑区切掉,过了三个月以后你来找第三个指的地方已经被图2、图4瓜分掉了。

图2的脑区本来这么小,变得这么大,图4的脑区本来这么小,变得这么大。

大脑是用进废退,你不用别人马上拿来用,有的电影说“你只开发了人的10%大脑”,那是不对的。

大脑的资源是不够的,你不用别人马上拿来用,没有潜能开发这回事。

所以请问各位,五个指头里面哪个指头比较灵活?

是食指,因为食指占的地方最大。也就是说,你要用的多它占的地方就大,因为神经比较多,所以它就会比较灵活。

那么小拇指很小,哪一个行业的人,他的小拇指跟食指一样大?

对,音乐家、钢琴家、小提琴家。

这个实验是在德国做的,做柏林爱乐交响乐的十二个小提琴家,在核磁共振里面扫描他们的大脑,发现他们因为右手拉弓,左手按弦,左手的小拇指跟食指一样大的,所以大脑会一直因为外界的需求而改变,而且这个改变很快。

猴子的手(图1、2、3、4、5),找到相应的脑区,然后把3、4指的皮缝起来,使它动作同步。

过了三个月,把线拆掉,送去照,结果指3和指4跟着动了。

就是对大脑来讲,你们两个都同步发射了三个月,你们显然是同一个东西,现在线拆掉,来不及了,猴子就只有四个指头了,不是五个指头了。

这就是大脑一直不停地因为外界需求而在改变。我们长大了已经进了大学了,脑的发展还是一样的。

这是德国做的这样一个重要的